<samp id="nh1qv"></samp>

        <b id="nh1qv"><acronym id="nh1qv"><bdo id="nh1qv"></bdo></acronym></b>
        <b id="nh1qv"></b><source id="nh1qv"></source>
      1. <var id="nh1qv"><td id="nh1qv"></td></var>

        1. 創新方式提高直接融資比重 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2019-01-11 21:58????中國中小企業信息網????

            在日前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中央提出了“改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提高直接融資比重,解決好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要求。此前,2013年與2014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均提及“提高直接融資比重”,2015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要求“擴大直接融資比重”,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加大股權融資力度”。雖然中央對于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一直以來都給予高度重視,但是在實踐中,效果仍待加強。在小微企業領域,不僅獲得間接融資的渠道比較困難,獲得長期限的資本金更是難上加難。而我們對美國成功實踐經驗的研究發現,采取股債貸融合多樣的方式提高直接融資比重,不僅有利于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而且還可以弱化銀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緩解信貸收益難以覆蓋融資風險的問題;在適當的監管規則下,此種方式的資本占用并不會比貸款更高。

            當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水平整體較低,絕大多數銀行處于“缺資本”的狀態,為了維持資本充足率監管指標,商業銀行有可能會被迫減少信貸投放,轉而投資低風險權重的國債、地方債等資產,導致小微企業難以通過間接融資渠道獲得足夠資金支持。與此同時,統計數據顯示,在所有G7國家和金磚國家之中,我國銀行借貸與股權融資比例最高。若未來只通過加大銀行信貸投放的方式來滿足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雖然可能在短期內能暫時滿足部分企業的需求,但是從長期來看,不僅將進一步推高這部分企業的杠桿率,使得小微企業未來還本付息壓力增大,不利于小微企業長期健康生存;還可能在未來小微企業難以還本付息時,連帶商業銀行信貸資產質量下降,增大系統性風險的可能。

            根據經合組織(OECD)的研究,對于杠桿率較高并高度依賴銀行信貸以至于亟須降低杠桿率的企業,股債混合融資能夠較好地改善這些企業過于依賴債務融資的資產負債表結構。而部分處于“擴張期”的企業,將面臨由債務融資為主向需要更多股權類融資的融資結構換擋,但是由于公開上市困難等原因,這部分企業難以獲得足夠的純股權類融資,此時,股債混合類融資也能為此類企業提供充足資金。因此,股債混合融資工具對于需要降低杠桿率的企業和希望進一步擴大再生產的傳統企業來說十分有效。從“結構性去杠桿”長期目標和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相結合的角度來看,相比于通過銀行信貸發力小微企業融資,我國更應該通過加強股權及股債混合的直接融資方式,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同樣重要的是,進一步豐富、加強股債混合類融資和股權類融資,也有利于緩解銀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信貸收益難以覆蓋風險的壓力,維護金融體系整體穩定。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這里的直接融資渠道應該不僅局限于純債權與純股權融資工具的范疇,更應進一步拓展多樣化的股債混合融資工具,并給予相應的政策支持。

            一方面,可以進一步豐富直接融資渠道,創設各類創新型的融資工具,拓展股債結合融資工具。近年來,由于股債混合融資方式對于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頗有裨益,在境外發達經濟體出現了一系列創新型的股債混合融資工具,主要包括以下三種。一是次級債券,不同于傳統觀念中只有商業銀行發行次級債券的印象,實體企業也可以發行次級債券,在企業破產時,次級債券的資金提供方對企業清算資產的追索權排名在一般債務融資和股權融資之間。雖然風險比一般債務更高,但是一般收益率也更高。二是營收或利潤參與權融資,該方式中的融資工具收益往往與企業的營業收入、資金周轉、企業凈利潤等指標相掛鉤,為資金提供方給予了類似股權的收益獲得方式,但是并未給予資金提供方公司所有權和決策參與權。在實踐中,部分發達經濟體出現了利潤參與憑證(Profit Participation Certificates)等公開募資的融資工具。三是股權獲得權,該方式的融資工具包括認股權證和可轉換債券等,在該方式下投資人可以分享企業價值增長帶來的收益,但不需要參與公司治理等事務。一般而言,對小微企業進行融資時,這些股債混合型的融資工具并不單獨使用,往往互相之間或與純債務融資、純股權融資進行搭配,同時設置一定的優先劣后層級,組合成夾層融資工具,以方便將差異化風險安排,吸引不同風險偏好的投資者投入資金。

            另一方面,可以在資本計提方面進一步激勵商業銀行參與股權與類股權的直接融資活動。根據2017年12月公布、將于2022年1月1日開始執行的《巴塞爾協議III——最終版》,對商業銀行持有資本市場股權和類股權融資工具風險權重進行了一定調整和明確。一是明確對于公司發行的次級債券(Subordinated Debt)及其他未明確規定的非股權(Equity)資本工具(Capital Instrument),將被賦予150%的風險權重;商業銀行持有的投機性未上市股權,風險權重為400%;對于絕大多數其他情況商業銀行持有的股權,風險權重為250%。二是明確在監管機構特許情況下,允許商業銀行運用金額不超過一二級資本總額10%的資金開展股權投資,并可享受風險權重100%的優惠。其實,美國在對于商業銀行資本監管的規定中,對于商業銀行通過小企業投資公司(SBIC)對小微企業開展股權投資,已經給予了資本計提優惠的政策。根據美聯儲規定,商業銀行持有投資公司(Investment Company)股權的風險權重為600%,商業銀行持有未上市企業股權的風險權重為400%,商業銀行持有已上市企業股權的風險權重為300%,但對于商業銀行通過SBIC開展股權投資的風險權重在一定限額內給予了100%的優惠。對于采用一般權重法的銀行而言,這一在資本計提方面優惠的限額為一級資本的15%;對于采用高級法的銀行而言,這一資本計提優惠的限額為一二級資本之和的10%。根據監管規定,SBIC只能向監管機構規定的符合標準小微企業提供股權類融資,因此在實踐中,SBIC對于緩解美國小微企業融資難起到了積極的作用。同時,在行業投向上,美國小微企業管理局(SBA)也起到了一定的政策引導作用,避免了資金投向集中于部分高收益行業的情況,能夠更好地達到資金流向的“普惠性”。

          无码免费全部观看_国内一级无码黄片_日本高清精品色视频网二区_AV无码高潮喷水痉挛
              
              
              <samp id="nh1qv"></samp>

              <b id="nh1qv"><acronym id="nh1qv"><bdo id="nh1qv"></bdo></acronym></b>
              <b id="nh1qv"></b><source id="nh1qv"></source>
            1. <var id="nh1qv"><td id="nh1qv"></td></var>